第05版:明镜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检察日报检索
下一篇 4 2015年5月7日 星期
掌管政府“钱袋子”,财政局长竟成“优质客户”,疯狂敛财左右逢源——
真把自己当“财神爷”了
关开城 袁丹 唐晓宇

资料图片

华林生由检察机关移送看守所,入所前为其进行身体检查。

    没了昔日理财能人的强势光环,法庭上的华林生看来疲倦憔悴。在公诉人逐笔宣读这位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财政局原局长(副处级)受贿98笔、贪污一处房产的犯罪事实时,他凝神聆听,表情专注。被审判长问及是否有异议时,华林生摇了摇头。显然,对这场迟来的审判,他早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2015年4月9日,由江苏省无锡市检察院查办并提起公诉的华林生受贿、贪污案一审宣判。被告人华林生因受贿、贪污共计58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45万元,其受贿所得上缴国库,贪污所得发还原单位。

    精明强干能人局长“聚财”有方

    和华林生打过交道的人都有一个印象,这位资历深厚的财政局长为人精明强干。 

    华林生出生于1954年,曾先后担任无锡县厚桥镇原党委书记、锡山市审计局原局长。2000年12月,锡山市被划分为锡山、惠山两个行政区。几个月后,年富力强的华林生迎来了人生中的重要转折,他被任命为锡山区财政局局长,正式走上“财”路。 

    华林生确有过人的理财能力。在他精心打理下,该区财政收入连年保持高位增长态势,每年超额完成区委区政府的目标任务,把锡山区财政这块“蛋糕”越做越大。 

    “蛋糕”做大了,怎么分呢?财政资金有限,除了不能缩减的文教卫体、社会保障等公共事业,还有吃“财政饭”的部委办局,需要花钱搞基础建设的乡镇街道等等。先给谁、后给谁、给多少,“财神爷”的作用很微妙。于是乎逢年过节,遇大小事情,各部门、乡镇街道给华林生烧香进贡者络绎不绝。在“红包”攻势下,华林生很快沦陷。 

    2002年,某镇为投资开发新的经济园区,向区财政局申请1000万元财政资金预借款作为启动资金。主抓该项工作的副镇长曾在财政局工作。有了这层关系,2002年11月份,1000万元的财政资金预借款得到落实。闻讯,该镇主要领导宴请华林生,席间奉上3万元现金红包。 

    为讨“财神爷”欢心,大家各展所长。某部门从事对外经贸业务,用港币给华林生包“红包”;华林生夫妇出游港澳,该区驻深圳办事处殷勤接待,不收食宿费还倒贴数万元;知道华林生买了新房,有心人送上2万元红包贺他乔迁之喜…… 

    天长日久,一两万元的红包在华林生眼里成了“小意思”。判决书显示,在华林生98笔受贿犯罪中,约三分之一为过节费形式的红包,数额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

    财大气粗“优质客户”备受青睐

    每到年底,找华林生求财的人特多,连银行也围着他转。 

    作为政府的“钱袋子”,财政部门掌握着地方的收入,这些钱一般都存在财政专用账户里。财政专用账户开设在哪家银行,财政局长有很大的话语权。 

    对银行来说,企业和个人存款比较零散,流动性大;财政资金存量大、稳定性好,属于“优质客户”。为了业绩,银行经理们竞相对“财神爷”展开“公关”。华林生在管理财政资金的同时,也盘活了个人收入来源。 

    该区原本在某信用社有存款,华林生任财政局长后,把存款全部提空。一下少了那么多存款,可急坏了营业部主任陶某,他连忙找上级想办法。一番运作,华林生重新把存款存回该信用社,陶某这才松了一口气。此后,乖觉的陶某每年年底都组织饭局,席间悄悄塞给华林生6000元的红包,一送就是7年。有一年,听说华林生的女儿要去上海看牙齿,陶某还特意送了2万元医药费到华林生办公室。 

    拉存款尚且要花费这般功夫,到了“闹钱荒”的时候,不少银行更是追着华林生跑。每到年底,银行都面临着流动资金紧张的问题,需要调拨“头寸”平衡账面资金差额,也就是需要短期借款。借给谁、不借给谁,全看关系。华林生的小舅子金某在某商业银行下属支行任行长,该行在吸纳存款、调拨“头寸”方面得到华林生不少关照,年底考核总能顺利过关。2003年,该行特地发了2万元特殊贡献奖给金某,叮嘱其转交华林生。既给小舅子挣了面子,也给自己挣了票子,华林生不禁有些飘飘然。

    深挖财源乱开绿灯赚取“提成”

    虽说“孝敬”不断,但“小意思”总归有限。善于理财的华林生,开始利用职务便利深挖“财源”。 

    财政局经常和企业打交道,如工程款拨付、土地保证金返还、契税返还、科技补贴拨付等方面。一句话,企业想从政府拿到钱,必须经过财政局。不少企业都主动和财政局搞好关系,华林生自然也就成了企业家们的座上宾。 

    2004年,锡山区政府投资数亿元修建道路,由于资金缺口大,政府出面向重点企业借款,某摩托车企业榜上有名。为表示对地方发展的支持,董事长杨某同意借款8500万元给政府,利率是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按季付息。此事由财政局具体经办。由于资金紧张,政府并未及时归还杨某的借款。杨某难免有些焦虑,便拜托华林生“盯”着点。精明的华林生意识到捞一笔的机会来了。 

    2005年下半年,华林生来到杨某办公室,闲聊时有意无意提起在香港工作的女儿打算买房。杨某立即表示愿意赞助100万元港币,条件是华林生关注8500万元借款的安全,并在条件许可时归还本金和利息。转眼到了2005年底,杨某约华林生去澳门游玩。在澳门一家酒店,杨某将事先准备好的100万元港币当场送给华林生。 

    2007年起,杨某公司陆续收到锡山区财政局归还的借款及利息。据杨某回忆,第一笔500万元资金于2007年8月到账,到2009年6月本息全部还清。 

    华林生就这样利用职务便利,为关系密切的企业大开绿灯。当然,他不会白帮忙,每笔业务都有相应“提成”。帮经济开发区某贸易有限公司取得几百万元的税收优惠返还,华林生要收50万元;某企业承接了安置房小区建设工程,为求顺利结算工程款,老板李某“借”给华林生50万元;某建筑公司拍得一块土地,在华林生关照下顺利拿回800万元土地保证金,事后及时送上6万美金…… 

    一笔笔巨款落进腰包,他的胃口被撑得越来越大,对自己的理财能力也越来越自信。

    有权“任性”借管闲事疯狂吸金

    锡山区经济高速增长,华林生于有功焉。除担任财政局长职务外,他还被委以重任,先后担任锡山区财政结算中心主任、锡山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主任等职务。2004年12月,他明确了副处级。 

    一顶顶官帽都和“钱”有关,加上资历深厚、手握财权,华林生在区里说话越来越有分量,大家也都对他礼让三分。感受到自己的“特殊”,华林生开始“任性”,很多事都敢管,什么钱都敢要。 

    2006年3月,国税局突击检查某幕墙工程有限公司。公司老板周某正在普陀烧香,得知公司账册、记账凭证都被调走立刻慌了神。该公司前两年在上海做了几千万的幕墙业务,在记账时将收入隐瞒以逃避征税,如果被查出来需补缴税款几百万元。周某赶紧打电话给国税局的熟人,岂料对方不咸不淡应付了几句。不拜“真菩萨”是不行了,周某一个电话打给华林生。华、周两人都是锡山区甘露镇人,有乡里乡亲的情分在,华林生便给国税局打了电话。 

    华林生的电话让国税局很为难。财政、国税虽无隶属关系却存在交集,国税局很多资金拨付都需要地方财政支持,得罪了华林生以后日子就难过了。几经权衡,国税局决定对周某予以特殊照顾,最终该公司补缴税款13万余元和罚款6万余元,偷逃了本应缴纳的700余万元税款。 

    事办成了,2006年8月,华林生来到周某办公室,谈及想投资买房,问周某“借”点钱,周某立即汇了100万元到华林生的银行账户上。 

    表面看来华林生是帮了人,但世事难料,他的“任性”害了更多人。他与周某之间的交易被查出后,国税局对周某公司重新查账,让其补缴了当年未缴的786万余元税款及相应罚款;当年主查该案的国税局工作人员钱某、沈某等人因职务犯罪问题被检察机关查处。 

    彼时,风光八面的华林生当然不会预料到这些。他仍然运用影响力颐指气使,到处办事,为亲戚朋友就业、职务升迁打招呼,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

    贪心不足理财十年终落空

    2009年,华林生提前从财政局退休。耐不住寂寞,他经常去旧交那里串门聊天。不久,卸任的财政局长当上了某农村小额贷款公司的财务总监。或许因为有这份新事业,本有机会去香港和家人团聚的华林生一直留在锡城。 

    2014年2月,江苏省检察院将华林生受贿线索移交至无锡市检察院查办。华林生的底盖被掀开,一桩桩权钱交易暴露出来,从中还牵出其2000年贪污一处房产的犯罪事实。“华林生从清正廉洁、到损公肥私、再到猖狂受贿,蜕变过程很有代表性,深具警示意义。”该案承办检察官罗勇表示。 

    无锡市检察院反贪局负责人沈海洪分析,华林生对金钱的过度追求是导致其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主要因素,但不能不看到干部选拔任用、国有资产监管方面仍存在漏洞。“华林生是能人腐败的又一案例,我们要加强对干部的刚性约束,只有严管才是对干部的厚爱。”沈海洪说。

下一篇 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