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清风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检察日报检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2014年9月16日 星期
许光达:故居前有块“让衔碑”
徐伯黎

图为让衔碑

    许光达故居位于湖南省长沙县黄兴镇光达村。在故居前有一块“让衔碑”,碑高2.5米,宽约5米,重30吨,为一面旗帜外形的花岗岩麻石材质,碑上方嵌有许光达大将的石雕像,内嵌许光达上书毛泽东主席主动要求降衔的书信。 

    在共和国36位军事家之中,许光达大将同时具有黄埔军校和留苏经历。建国后,许光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司令员兼坦克学校校长和装甲兵学院院长,国防部副部长。1955年,解放军实行薪金制,许光达的级别被定为四级,并拟定为大将军衔。为此,他特意给中央军委、毛泽东写了一封信:“这些天,此事小槌似的不停地敲击心鼓。我感谢主席和军委领导对我的高度器重。高兴之余,惶愧难安。我扪心自问:论德才资功,我佩戴四星,心安神静吗?……现在我诚恳、慎重地向主席、各位副主席申请,授我上将衔。另授功勋卓著者以大将。” 

    接到这封特殊的申请后,毛泽东感慨万千地说道:“500年前,大将徐达,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500年后,大将许光达,几番让衔,英名天下扬。” 

    中央军委接受他的意见,将许光达的级别由四级改为五级。而许光达的降衔请求并没有被批准。对此,有人不理解,许光达说:“一个共产党人,一个革命者,工作上要高标准,生活上要低标准。在物质享受方面孜孜以求,不配干革命事业。” 

    1956年,许光达的父亲在家乡去世。许光达哥哥拍来电报,催促他立即回去主持丧礼。许光达心里非常矛盾:一是自己特别想回去最后看上老人家一眼;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哥哥让他带几十匹白布回去,想把葬礼办得隆重一些,光宗耀祖。然而这与中央正在提倡的移风易俗、从简办丧事是违背的,自己作为中央委员,不能带头违反啊。 

    许光达找来一名熟悉湖南风土人情的政治部门干部,向他作了三条交代:一、不准搞迷信活动:二、取得地方党组织的帮助,做好亲属的工作:三、带500块钱,你去安排,该用的还是要用一些。这位干事一到许光达的老家萝卜冲,就受到许光达大哥为首的一些亲戚的质问:“家里都等着他回来为爹爹主持丧礼,他不回来,老爹爹就不出殡了。” 

    在许光达的坚持下,政治干事反复地给亲戚们做工作,当地的党组织、政府也积极配合,许光达的哥哥和亲戚们最后没有办法,只好从简办丧事,安葬了许光达的父亲。 

    1961年,由于连遭天灾人祸,全国陷入了空前的粮荒。装甲兵大院变得乱哄哄的。原因是一些机关干部的亲属纷纷从各地逃到北京,并且住进了大院找饭吃。面对纷乱的局面,装甲兵党委会作出决议:凡是来京探亲的干部亲属,只允许住3天。 

    此时,许光达的四哥许德富和六弟许德强也来到了装甲兵大院。他们已被饿得挺不住了,是从家乡来到北京许光达家找饭吃的。四哥和六弟说:“就3天呐?我们不信,难道司令员的哥哥、弟弟也只准住3天?”许光达解释道:“是这样的,执行党委的决议,司令员家也不例外。”接着,许光达又耐心地做起了四哥和六弟的思想工作。可是,哥俩还是听不进去。 

    第二天一早,四哥和六弟走进厨房。炊事员老张告诉他们:“全部吃的都在这里。平时是一菜一汤,你们哥俩来了,加了个菜,算是优待。黄豆算是营养品,专供首长食用,每月只有3斤。”说到这里,老张苦笑着说:“实话跟你们说吧,首长家里也吃上了小球藻。”他指着门口一只大水缸里养的绿乎乎的东西,“这就是家里养的小球藻。”许德富、许德强看着缸里的小球藻,非常惊讶,将军家里也吃上了代食品,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两兄弟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仅在北京住了两天,就踏上了返乡的列车。 

    没想到,两天后的一个晚上,保卫部门告诉许光达,河南省安阳市公安局打来电话,说他的六弟许德强在安阳车站病倒了,病情严重。“赶快把他接回来,”许光达听罢非常着急。许德强刚刚抵达北京车站,一下车就晕倒了。许光达夫妇当即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当夜,许德强就去世了。许光达站在六弟的病床前,一夜未眠。医院尸检后才发现,他其实并没有什么严重的疾病,只是胃完全萎缩了,许德强是饿死的。 

    “当了司令,却饿死了弟弟。”许光达老家的乡亲们不解地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