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综合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检察日报检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2011年2月22日 星期
那一刻,我“弹奏”了后悔一生的“曲子”
岳红革

    【案情回放】2010年10月20日,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大三学生药家鑫驾车到西安外国语学院长安校区看望女友。当晚返回途中,在西北大学长安校区西围墙外撞上前方同向骑电动车的张某。药家鑫下车查看情况,发现张某倒在地上呻吟,怀疑张某看到了他轿车的车牌号,因担心以后张某找麻烦,竟产生了杀人灭口的恶念。药家鑫拿出一把防身用的尖刀,朝仅仅是轻度骨折的张某连捅数刀,致张某当场死亡。 

    杀人后,药家鑫驾车逃离现场,当车行至翰林路郭南村口时再次将两行人撞伤,交警将其肇事车辆暂扣待处理。10月23日,药家鑫在父母陪同下到当地公安机关自首。经法医鉴定:死者张某系胸部锐器刺创致主动脉、上腔静脉破裂,大出血而死亡。

    西安音乐学院钢琴系大三学生药家鑫已被陕西省西安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春节前,药家鑫给被害人家属写了道歉信,给西安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李援民写了悔过书。一个大学生、一双弹钢琴的手,为何挥刀将一个年轻的女子刺死?带着这样的疑问,近日记者跟随李援民前往西安市看守所,采访了药家鑫。 

    “不打不成器” 在坚持中追逐艺术梦 

    记者:网上很多人疯传你是“富二代”? 

    药家鑫:不是。我父亲一家除了他之外,全是农民,现在都在山西省晋中农村生活。我父亲年轻时当兵,提干后上了军校,曾是西安某机械厂军代表,去年转业了,在一家建设监理单位工作。我母亲原在机械厂当库管员,现在也回家了,每月工资1000多元。 

    记者:你还在上大学,怎么就有辆家用轿车? 

    药家鑫:我上大学后,因为学的是钢琴,业余时间带学生,每个月有两三千元收入,寒暑假有三四千元收入。我是独生子,家里负担也比较轻,就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家用轿车做代步工具,因为我兼职的教学机构在外县设有教学点。 

    记者:你是怎么爱上钢琴的?

    药家鑫:小时候我上的是机械厂幼儿园,上大班时学电子琴,我弹得不错,老师经常鼓励我,说我有音乐细胞,回家后我就嚷嚷着让父母买电子琴。那还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父母手头并不宽裕,但外公是西安某研究所高工,收入还可以,我的电子琴是他出差日本时买的,比国内便宜。 

    学电子琴后,我知道了更好、更专业的是要学钢琴,就让家里买钢琴。我第一架钢琴,也是外公买的,花了9000元,也不是什么大品牌。 

    俗话说,不打不成器。刚开始学琴时觉得好玩,但时间一长就感觉枯燥了,坚持下去很不容易,尤其是对活泼好动的孩子,更是煎熬。一般10个学琴的孩子,能坚持下来的不过一两个。 

    母亲一直管我学琴,因为记不住谱子或弹琴的手势、姿势不正确,不知道挨了母亲多少打。当时带我的老师是西安音乐学院附中高三的女学生,因为年轻没耐性,要求又严,我也没少挨她的打。但无论怎样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最后学到业余最高级10级。 

    上高中时我理科成绩好,文科不行,一度想放弃考音乐学院,怕文化课过不了关,但最终还是咬牙赶了上来。考西安音乐学院时,我专业课是片区第一,文化课也超出了分数线。 

    当我拿到入学通知书时,没有太多的兴奋,只想大哭一场,为了学琴,我、父母、老师付出太多太多了。

    “喜欢悲怆的音乐” 泰坦尼克号看了N遍

    记者:你看上去很文弱,很多人不理解,一个弹钢琴的手怎么会挥刀杀人?在一般人的心目中,音乐会陶冶人的情操,丰富人的精神世界,净化人的心灵。

    药家鑫:这是一般人的印象,但对天天和音乐打交道的人来说,未必如此。 

    音乐世界是人生命世界的反映。音乐有优美、浪漫的,也有凄凉、悲怆的。有的作品,甚至是传世作品,是作曲家穷困潦倒时写的,或者是失恋、失意时写的。学弹一首名曲,老师会让学生体会它的创作背景。所以,音乐带给人的东西,也是挺复杂的。我喜欢悲怆的音乐。 

    记者:好的音乐难道对你没有影响吗? 

    药家鑫:有。电影《泰坦尼克号》上演后,我一下子被影片空旷、深邃、悲凉的音乐吸引住了。我想找到电影音乐的谱子,但在当时的条件下不好找到。一次,我们全家在一家饭店聚餐时,餐厅里的琴师弹了这部电影的主题曲,我趁机借了谱子,母亲跑到很远的地方复印下来。这首曲子是我学得最快、记得最牢的,有些为应付考试等弹得曲子,考试过后很快就忘记了。 

    后来亲戚给我买了《泰坦尼克号》电影的光盘,为了听音乐,那部电影我看了好多遍。那时我还小,不懂爱情,但电影中的一些场景让我感动,特别是最后杰克把生的机会让给了罗丝,他则活活冻死在海里。那部电影使我懂得了生命和爱的真谛:为了别人可以牺牲自己,人可以死得很高尚。 

    记者:你杀害张某时怎么忘了这些? 

    药家鑫:那时,其他东西战胜了我……

    “神不知鬼不觉” 毁掉了一个年轻生命

    记者:能说说10月20日的情况吗? 

    药家鑫:那天课余时间我没有带学生,下午6点左右开车到我女友就读的西安外国语大学长安校区去看她,当晚10点多我们分手后,我独自开车返回市区。 

    我买车时装了高配,开了一会儿,打开影碟机看滨崎步的演唱会,又开了一会,只听“嗵”的一声撞上了什么东西。我下车一看,只见一个骑电动车的女的倒在我车后10米左右的地方,脸正对着我的车尾。当时我想,肯定是刚才看碟时不小心把她撞倒了。

    记者:她伤得重吗? 

    药家鑫:不清楚,感觉她很疼,一个劲儿地呻吟。 

    记者:当时你是怎么想的? 

    药家鑫:麻烦了,她可能看清了我的车牌号,以后可能会没完没了地找我父母要钱,就想自己了断此事。 

    记者:怎么了断? 

    药家鑫:看四周没人没车,我神不知鬼不觉地返回车旁,从车上拿了防身用的刀子,往伤者身上乱捅,她不断地用手挡。然后驾车逃跑,由于慌乱,开出不太远又在一个路口撞了两个人,我又想跑,人家把我拦住了,稍后交警来了,扣了我的驾照和车。 

    记者:当时交警怎么处理的?药家鑫:就事论事。我父母赶过来给这两人看病。听交警议论,前面还死了一个年轻女子,身上有刀伤,可能怀疑到我,因为我车的保险杠瘪了一点,只撞人到不了这程度。 

    回家后母亲问我事情的经过,我没实话实说,但是吃不好睡不安。10月22日晚上,我把真实情况告诉了妈妈。妈妈劝我自首,我答应了。那一夜,我和妈妈彻夜未眠。 

    记者:不觉得自己残忍吗? 

    药家鑫:(沉默一会儿)是很残忍。那个场面,我再也不敢回想(哭)。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给被害人家属写道歉信

    记者:你们专业有德育课吗?药家鑫:有。但我考虑更多的是专业上的事和以后生活的事。 

    记者:现在你怎么认识自己的行为? 

    药家鑫:很后悔!真的很后悔!春节前我非常想家,想父母和其他亲人,听说被害人张某本来有个和睦的家庭,还有个两岁的小男娃,但因为我,她的孩子永远失去了母亲,她的丈夫永远失去了妻子,她的父母永远失去了女儿。想到这些,我不禁给她家人写了道歉信,给办案检察官写了悔过书。 

    记者:到这儿后你父母来看过你吗? 

    药家鑫:看过,他们给我送了过冬的衣服,元旦还给我寄了明信片。 

    记者:你女朋友呢? 

    药家鑫:没有来过。我很对不起她,我们谈恋爱时她很照顾我,我想她现在压力肯定很大,别人会说:“她怎么找了这样一个男朋友!” 

    我也对不起我小时候带我的音乐老师。她现在是音乐学院的讲师,她从那么小就教我,后来我课余时间带课,她给我介绍学生,别人会说她怎么带出了我这么个学生,还帮我介绍学生。 

    我想对许多人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