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风景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检察日报检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2009年12月11日 星期
■家书万金■
渐行渐近渐无书
余建平

    光阴回转十八年,我分配到江南秀丽的钢城工作。只身异乡,每至岁暮年关,总要早早打点行囊,回乡探望千里之外的父母。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回乡之旅真的令我不堪,山水阻隔,道无通途,车无直达,一路舟车劳顿,一路疲惫艰辛。 

    老家在皖西南边陲,上溯皖江八百里,位于赣鄂两省交界的长江北岸。回家的路途有两条。走公路,坐车经马和轮渡,过和县、含山、巢湖三县市,至合肥转车,再经肥西、舒城、桐城、怀宁、潜山、太湖六县,抵达终点宿松。全程六百多公里,即便旅途顺利,途中要整整一天,算是晨起暮归,朝发夕至;另外是走水路,掌灯时分在马鞍山港搭乘从上海开往武汉的江轮,夜间停靠芜湖、铜陵、池州三港,第二天早上到安庆,然后转车再转车。时序腊月黄天,路遥山重水复,母亲倚门而望,整一幅“路出寒云外,人归暮雪时”的情景。 

    外出求学到工作后的头十年,在不回家的时节,书信是我与故乡亲人唯一的纽结。我父亲这位乡村老先生,我比现在年轻十来岁的时候还暗笑他迂腐。他每月都给我写信,调墨铺纸,字行小楷,繁体,竖排,我看信要从右往左念,有些字还要估摸带猜,信的内容多是那些晦涩难解的子曰诗云。什么“三思后行,再斯可矣”,“曰囊萤,曰映雪”,“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等古训,总让我难解其意,大多一看而过。后来搜搜问问,竟出自《论语》、《幼学琼林》、《朱子治家格言》等书,真佩服父亲的好记性,也深感他的良苦用心。1995年,父亲寄给我一封信,有一句话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到检察院工作,要紧紧团结在党中央周围。 

    父亲爱看书,也很会讲故事。从我记事时,农闲时节或夏夜纳凉的时候,全村老老少少围坐在我家门前,听父亲讲趣闻轶事,演绎整部武侠小说。我家有本古线装本章回小说,书名《穿金宝扇》,八十余回,父亲烂熟于心,我挤在村邻们中间,坚持每回必听,至今耳熟能详。记得书中两个正义人物一文一武,兄叫陶文彬,弟名陶文灿,当时令我如痴如醉,这两个文学形象始终伴随着我的童年。也是从那时,荣辱是非善恶,在我稚嫩心田烙下了深深印记。我曾一度认为,这两个主人公改变了我的前途和命运。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新中国六十年沧桑巨变,改革开放三十年城乡面貌一新,我再回家乡已是渐行渐近了。上世纪90年代末,合肥到九江的铁路、合肥到武汉的高速就从我家门前川流而过。2000年,芜湖长江大桥建成通车;2004年,安庆长江大桥落成通行。如今回家,再也不用长卧车厢、夜枕舟楫。早晨出发,中午就能品尝到母亲备置的佳肴。 

    世事变迁惊人,通讯愈发便利,大约有七八年,没有收到过父亲的信,真正是渐行渐无书。再也不愁“乡书何时达”,也并非“马上相逢无纸笔”,稀释乡愁的寄愿已是“凭‘网’传语报平安”。 

    去年春节回家,年近八旬、身材魁梧的父亲病倒了,甚至不能说话。我坐在他床边,他用干枯的手,摩挲着床边布满灰尘的古书,母亲在一旁说,父亲是想让我带回去,他现在戴上眼镜都不能看书,更不能写字写信了。我捧起这些书,似曾相识,百感交集,低头泪流满面,再也听不到父亲的故事,再也收不到父亲写给我的信。我在马鞍山工作十八年,孩子已十岁,父亲不曾来过我在马鞍山的家,以后更不能成行,想起这些,就触起心中隐隐的痛。 

    (作者单位:安徽省马鞍山市检察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