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纵横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检察日报检索
下一篇 4 2008年12月12日 星期
精品书摘
张礼恒

    伍廷芳在中国近代史有着重要地位:第一家中文报纸《中外新报》的创办者;第一位在英国获得法律博士学位的中国人;第一位取得外国律师资格的华人;曾任中华民国军政府的外交总长;出任南京临时政府的司法总长……本文系《伍廷芳的外交生涯》一书的节选。

    团结出版社

    张礼恒/著

    短命的“内阁总理”

    自5月24日宣布就职至6月12日李经羲当选国务总理,伍廷芳在“内阁总理”这个位子上坐了仅有19天,便匆匆下台。真可谓是一个短命的“内阁总理”。

    5月24日,伍廷芳刚刚接过国务总理的印信,便收到段祺瑞唆使的北方数省督军的反对通电。段祺瑞对伍廷芳代理国务总理副署大总统命令免去段的职务是否合法提出质疑。段祺瑞在离京前发表漾电说:“……查共和各国内阁制,非经在任内阁总理副署,不能发生命令效力。以上各件未经祺瑞副署,将来地方及国家因此生何影响,祺瑞一概不能负责。”电报末尾署名为“国务总理段祺瑞”,其用意是再明显不过了。

    对于段祺瑞的寻衅,伍廷芳进行了坚决回击。5月25日,伍廷芳发表《关于副署有效的通电》,驳斥段祺瑞的诘难。他说:约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大总统有权任免包括国务总理在内的各部国务员。第四十五条载有国务员于大总统提出法律案、公布法律及发布命令时须副署之。由此观之,依照约法,对于总统的提案只需国务员副署即可,并无规定必须由国务总理副署,更无规定必须由前国务总理副署。为增加说服力,伍廷芳援引陆征祥、唐绍仪、熊希龄、赵秉钧时代的任免副署情况为例,声明“此次命令确由廷芳副署,廷芳系外交总长以国务员代理事务副署,当然有效,与约法毫无抵触。至正式宣布,仍由廷芳交国务院印铸局照章办理,二十三日命令单,二十四日政府公报,昭然俱在”,“廷芳素守法,后决不至有违法之事”。

    段祺瑞虽被罢官但余威仍在,在其唆使下,各地北洋军阀给黎元洪制造了一系列麻烦。段祺瑞的武力威慑政策给北京政府带来了一系列麻烦。无兵无将的黎元洪陷入了内外交困,孤立无援的境地。匆忙之中,黎元洪选中了对民国久怀异心的张勋作为居中调停人。

    伍廷芳对张勋是有所认识的。早在他乘车北上接受黎元洪的入阁邀请路过徐州时,张勋就曾专程到火车站迎迓,盛情款待。席间,张勋还将徐州会议的议案拿出来给伍老先生看,其中主要内容有两条。一是“各督军拥段倒黎”,二是“机会到时各督军要赞助复辟”。当然,张勋这样做也是有其考虑的。他原以为伍老先生仕清近30年,效忠清室之心当不在“遗老”、“遗臣”梁鼎芬、陈宝琛之下,故把秘密相告,希望得到支持。然而伍廷芳是中国民主共和方案的拥护者,怎么会与张勋同流合污呢?

    正是因为有了这番了解,当黎元洪提出由张勋出面充当“调解人”时,伍廷芳初持反对意见。他曾告诫黎大总统说:“这位大帅一旦踏入北京城,不消半个月准要出事。”但黎元洪没有采纳伍廷芳的忠告。5月31日,黎元洪让伍廷芳致电张勋,令其“迅速来京,以备咨询”。6月1日,伍廷芳又以国务院名义电达张勋,内称“张勋功高望重,公诚爱国,盼即迅速来京,共商国是,必能匡济时艰,挽回大局”。

    辛亥革命后又一次复辟帝制的帷幕至此拉开。6月6日,张勋通电全国:“奉命入京调停国事。”7日,张勋率领随员140多人,“辫子军”步、马、炮兵10营近5000人,由徐州乘车北上。8日,抵达天津,随即按兵不动。在滞留天津的日子里,张勋频繁与段祺瑞的亲信雷震春、张镇芳等人密谋策划。在得到段祺瑞或明或暗的支持后,张勋电达黎元洪,提出六项条件:一、解散国会;二、修改约法;三、实行责任内阁制;四、惩办公府佥壬;五、特赦帝制罪犯。并限令三天内发布明令,否则带兵返回徐州,放弃担任调停之职。

    9日,张勋没有等待黎的回音,就派“辫子军”先头部队开到北京,分别驻扎天坛、先农坛。事到如今,黎元洪才如梦初醒。为息事宁人,黎元洪急忙召开参众两院议长会议。会上,他说:“解散国会决非本人所愿,然若不允,恐招致更大祸端,请两院议长并议员曲谅元洪苦衷,成全此事,以请张勋尽早到京调停。”至于解散国会的理由,黎元洪采纳的是曾给袁世凯当过法律顾问的日本人有贺长雄的提议:“《约法》虽然没有解散国会的规定,但也没有不能解散国会的规定,这就足够说明解散国会并不违法。”同时复电天津,同意即行解散国会。同一天,黎元洪以议员多数已经辞职,宪法会议不能召开为借口,“即将参众两院即日解散”。命令还写道:“此次改组国会本旨原符速定宪法之成议,并非取消民国立法之机关,邦人君子咸喻此意。”

    命令既已拟好,剩下的就是副署问题。在新任国务总理李经羲就职前,这个命令由代理国务总理伍廷芳副署是合法的。但黎元洪万万没有想到会在最后一道关坎上费尽心机。伍廷芳当初肯出面代理国务总理,就是为了维护约法,帮助总统对段进行斗争。现在黎元洪竟然不惜解散国会,向暴力屈服,伍廷芳自然不会依从。受过系统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法制教育的伍廷芳,深知张勋解散国会的险恶用心,解散国会,就意味着取消民主共和制度。视民主共和为生命的伍廷芳断然拒绝。

    张勋下达的最后期限届满,解散国会的命令却迟迟没有发表,气得张勋在天津高声骂娘,急得黎元洪在北京团团乱转。11日,黎元洪召公府要员开会,商讨解散国会事宜。伍廷芳称病不到。无可奈何之下,黎大总统取出印玺派人送到伍府,请其副署。伍廷芳仍表示坚决拒绝。为求得副署,黎元洪采纳部下的建议,提拔伍朝枢(伍廷芳之子,时任外交部参事)为外交次长,交换的条件就是伍廷芳要在解散国会令上副署。伍廷芳认为这是对其人格的莫大侮辱,拒不接受。伍廷芳的拒不从命,气恼了决意复辟的张勋,他便派人前去恐吓,如果再敢抗拒,将以激烈手段对付。10日夜,伍廷芳对前来劝驾的步兵统领江朝宗说:“张绍轩(张勋)在津不来,此事我伍廷芳万作不到,即使他来京质问我,姓伍的自有对待方法,别人畏怕兵力,独我71岁(应是75岁~~~引者)之老头子不怕恫吓。头可断,此令不可署,法不可违。”

    为披露事实真相,求得社会舆论的支持,11日,伍廷芳连发两份通电,分别致电南京冯国璋、广西陆荣廷及各省督军省长,内称:“日来时局纠纷,不可终日,有主张解散国会为调停办法,并谓此外亦无善策。”“大总统曾邀予入内,要求副署于解散国会之命令。予深知该命令为蹂躏约法、导邦家于祸乱者,故断然拒绝,迄不奉命。……予坚持前说,绝不表示允意,未识各省主张如何。特先通电布陈,仰候大教。”

    12日,黎元洪万般无奈,只好任命江朝宗为代理国务总理,负责副署解散国会。伍廷芳初持反对,拒不交出总理印信。江朝宗便率领士兵包围伍府,点起火堆,通宵高声索要。后来被吵得实在烦心,难以入睡,再加上11日的通电发出后难有回音,一气之下,伍廷芳便从楼上扔下总理印信。江朝宗高高兴兴复命去了。此时已是13日黎明。

    国会既已解散,张勋复辟帝制计划的第一步如愿以偿,接踵而至的便是帝制复辟丑剧的上演。7月1日凌晨,12岁的末代皇帝溥仪被重新抬出宣布复辟,张勋自任所谓首席内阁议政大臣,大权独揽。这出闹剧仅仅上演了12天便匆匆收场。末代皇帝溥仪再次退入深宫。

下一篇 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