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风景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检察日报检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2008年11月21日 星期
雨中小城
闫荣霞

    窗外大雨,小城一片朦胧。 

    20年前我在这座小城里读高中。假定它是个人,躺在那里头东脚西,那我们的学校就在它的左耳朵眼儿,一出校门就跑到了耳朵边。 

    出校门跑操,校门口是一条东西向的公路,像架黄瓜,细窄条儿,一路向西,矮矮的旧砖房夹道欢送,远处还能看得见一家石灰厂的巨大烟囱。同学们遥望烟囱奔腾而去,我跟不上,愤而入歧途,到田埂道上乱踩。两旁池塘里映着蓝天白云,雨天会有成群成群的小蛤蟆当车匪路霸,指甲盖大小,噼啪乱蹦。捉起一个捏在手心,它会不服劲地胀气,宽嘴巴一张一合,虽然只有我捏它,但我当它不是在骂我。 

    十五年前抱女挈夫举家进城,此后的十几年越发像一只虫,在它的肚皮里兜兜转转。一头是家,一头是单位,两头抹蜜,我是腿上系红绳的蚂蚁,在这颗九曲珠子里循味而进,弯弯曲曲爬过去,曲曲弯弯爬回来。 

    刚开始我的家在它的肚脐眼儿部位,居中的繁华地带,开门却有大片的菜地未被高楼大厦蚕食,清凌凌流水,翠生生荞麦,秋冬日里经霜历雪,菜根也渗透清甜的滋味。 

    再搬家到它的右胳膊弯里,极为靠南,外围是古城墙,土夯土垒,如瓮如圈,护卫整座城池。上班路上也有大片菜地,菜地里有一株垂柳,春日里绿雾蒙蒙,夹道两旁是合欢花,开得丝丝绒绒,桃红艳无限。 

    再搬家就跑到它的脚趾头缝里,太靠西了!菜地没了,合欢花没了,一棵一棵的绿杨列兵一样站岗,马路再宽也盛不下汽车急驰如飞。像这样下着大雨的夜里,闭着眼睛都能想出来什么境界:公路上咣咣的水,汽车在水里行驶像开轮船。有缺德的司机故意踩油门,轰一声,劈波斩浪似的,惊起叫骂一片。 

    当初在耳朵眼儿的时候,我和蛤蟆约会;后来在肚脐眼儿的时候,我和菜地约会;再后来在胳膊圈儿里的时候,我和古城墙约会,那段残破的古城墙上,能赏雪,能摘榆钱、揪槐花,秋天只有枯草,天边有余霞落日。现在跑到脚趾缝里,好像去无可去,只能和超市约会,却总有那么一丝不真实,好像丢了什么东西,又像追赶什么东西,没来由的张皇与焦急。 

    这个小城,繁华时候布篷小摊肩担小贩比比皆是。糖麻花、蜜麻叶、豆花糕、煎素卷,鸡丁、崩肝、肥肋、肘花儿……豆腐脑的卤里面,金针、木耳、粉条、面筋,俩大香油珠子。现在能没有的都没有了,包烧麦用的荷叶也没有了,吃起来就没有和肉香、油香混在一起的荷叶清香———全城都没有水了,上高中的时候,我们还偷掐过人家的大荷叶呢,现在,是旱城了。 

    闲来冬雪登大悲阁,古城上下,一片茫茫。这地方,是要出高人,要出隐士的。如今灵脉隐了,这股气儿淡了,再想要收摄心神做高人,就难了。 

    一个看上去热闹喜兴,无忧无虑的小城市,却有着深重的历史和追忆。看上去每个人都喜欢它,可是它却有一座城市说不出来的悲凉。一直在得到,不管是不是自己想要;也一直在失去,却连伤心的权利都没有。这个小城受的都是内伤。 

    一场大雨叫我忧伤,想起一首歌这么唱:“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失去……” 

    和我想的一样。 

    (作者单位:河北省正定县检察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