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检察日报检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2008年11月4日 星期
这个文化人,满身铜臭为哪般
三峡都市报社原社长侯长栩的堕落值得反思
沈义 牟伦祥 杨德伟 冯杜娟

侯长栩在法庭上受审

    日前,重庆市万州区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三峡都市报社原社长侯长栩有期徒刑十一年,赃款62万元没收上缴国库。听到判决结果,侯长栩如五雷轰顶。他始终不明白,自己在法庭上已当庭翻供,拒不认罪,为何还被判十一年?面对今后的铁窗生涯,自己又该作出怎样的反思呢?

    1

    三峡文化名人的蜕变

    面对达官显富的一掷千金,侯长栩感受到了文化人的穷酸劲儿

    今年55岁的侯长栩,大专毕业,主任记者,在三峡库区乃至重庆文化界都颇有名气。 

    1973年参加工作的他,凭着自己的实力,一路打拼,先后在巫山县教育局、原万县日报社、原万县地委办公室和宣传部、万州杂志社等部门工作过。曾担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理事、中国地市报研究会副会长、重庆市文联副主席、万州区委宣传部副部长、三峡都市报社社长和万州区文联主席等多项职务。 

    从侯长栩的人生轨迹可看出,他工作踏踏实实,兢兢业业,曾干出过不错的业绩,得到了领导和社会的认可。 

    侯长栩从事新闻工作已30年,采编的上千篇文章被中央和地方各大媒体采用,个人还出版了专著《山野的报告》,主编的报告文学集《下庄人》获中国地市报新闻奖。由他策划、组织的大型方言话剧《移民金大花》,荣获重庆市第三届文学艺术奖。身兼万州区文联主席的侯长栩,创建了三峡文学院,成立了三峡诗社,结集出版了21本《三峡诗词》。2001年9月,他组织带领30多名记者、作家、音乐家、摄影家到巫山县,拉开了“见证三峡”活动的序幕,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 

    播洒一路辛勤汗水,摘取了一顶顶荣誉桂冠,但这并没有使侯长栩感到有多少成就感,与那些达官显富整天出入宾馆酒吧一掷千金、花天酒地相比,他真切地感受到了文化人的穷酸劲儿。渐渐地,他内心世界的天平开始倾斜。 

    2002年,眼看自己要步入退休行列,政治生命的列车即将抵达终点的侯长栩,把文化人那种六根清净、“宁愿清贫不要浊富”、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品质当成过时的教条。他决定抓住手中拥有权力的最后机会,攫取一桶“黄金”,以便过一个比较富裕的晚年。

    2

     权钱交易的无缝对接

    第一次看到权力带来如此大的经济效益,侯长栩欣喜若狂

    侯长栩手中的权力确实很大。从1999年1月至案发,他一直担任万州区委宣传部副部长,三峡都市报社(原万州日报社)社长、党委书记,还在社会上兼任多项其他职务。作为报社法人代表,对有在职员工700多人的报社任何重大事项,只有他才有最终拍板权。 

    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尤其是当一个人的心灵被铜臭浸染之后。侯长栩也不例外——— 

    2002年6月,三峡都市报社决定修建新闻综合楼,成立了以时任副社长唐民龙为组长的建房领导小组,但工程的发包、款项的拨付等重大事项仍由侯长栩签字算数。 

    重庆某建筑公司得知信息后,想承建此工程。于是,该公司万州项目部负责人陈某想方设法请托侯长栩关照。 

    2002年下半年,侯长栩从旧宿舍搬进新房居住。有一天,陈某给侯长栩打电话,让他到报社开办的新闻酒店茶楼去叙叙感情。侯长栩到达后,陈某借祝贺乔迁之喜为名,将装有现金的袋子交给侯长栩。侯长栩怀着兴奋的心情将袋子提回家后,清点发现共有20万元现金。第一次看到权力带来如此大的经济效益,侯长栩顿时欣喜若狂,感觉钱来得太容易了! 

    就这样,金钱启动了侯长栩贪婪的阀门,糖衣炮弹已经摧毁了他脆弱的思想防线。 

    在工程招投标开始的前一天,陈某为能保证中标,来到侯长栩的办公室,说要表示一下,希望侯长栩笑纳。接着,陈某将一个包放在办公桌的右侧后就离开了。侯长栩打开包一看,发现是10万元现金,心中又是一阵窃喜。没过几天,当建房领导小组筛选公开竞标入围公司时,侯长栩拿着陈某所在公司的资质证明材料,边翻边说:“重庆这家公司不错嘛,我们既然公开招标,不论本地外地都应一视同仁。”侯长栩的话外之音,众人心领神会。其后,陈某所在公司果然顺利中标。陈某在得知中标的消息后,又迅速将2万元现金送到侯长栩的办公室表示谢意,以此进一步加深感情。 

    2002年11月1日,陈某以重庆某建筑公司的名义,与报社签订了施工合同。双方约定,该工程的合同价款采用固定价格合同方式,建设期内工程单价和费率均不作调整。然而,2004年4月11日,陈某却以钢材涨价为由,向报社提出补偿。报社回复“钢材价格上涨的风险应由建筑企业自己承担,不由建设方承担”。2005年9月30日,三峡都市报社新闻综合楼工程经审核造价为1794万余元,建设方、承包方均签字认可。同年10月28日,侯长栩在工程决算之后违反合同约定,主持建房领导小组和报社党委会议,由他拍板决定补偿陈某143万元。 

    陈某为表谢意,送给侯长栩3万元。不知这次侯长栩是嫌金额少,还是想装一装清廉的样子,他将3万元钱交给了单位财务中心。陈某知道后,又送给侯长栩10万元。就这样,侯长栩利用手中的权力,在报社新闻综合楼工程的发包、工程款拨付、工程款借支、决算以及补偿方面,多次为陈某谋取利益,自己从中收受对方好处费,实现了权力与金钱的无缝对接,他的内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侯长栩每次将陈某贿赂的钱拿回家时,对其妻均谎称是评审费、稿费、策划费之类。他对外则经常宣称,妻子炒股赚了不少钱。

    3

    承认罪行后又翻供

    认为只要自己不认账,法律就拿他没办法

    侯长栩自认为肮脏交易做得天衣无缝、无人知晓,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特别是工程决算后还给建筑方补偿143万元这一反常行为,致使国家财产遭受重大经济损失,激起了群众强烈义愤,不少人写信给纪检部门要求彻查侯长栩等人的经济问题,并告到中纪委。中纪委及时交办,并指示要严肃查处。 

    2007年7月,侯长栩、唐民龙等受贿窝案由万州区纪委移送万州区检察院。经过3个多月的调查取证,侯长栩和唐民龙分别被“请”到了检察院。面对检察官的讯问,唐民龙很快就供述了收受建筑老板陈某8.5万元的犯罪事实(唐民龙已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侯长栩也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然而,侯长栩毕竟是一个“头脑灵活”的人,他在看守所经过一段时间琢磨后,翻供了。他错误地认为只要自己不认账,法律就拿他没办法。2008年6月3日,侯长栩受贿案开庭审理。在法庭上,侯长栩显得一脸无辜,大谈自己的功劳和政绩,拒不承认有受贿行为。其辩护人也作无罪辩护。公诉人依据形成链条的证据,对侯长栩的狡辩进行了有力指控,证实从2002年至2006年,侯长栩先后13次收取陈某感谢费共计62万元。今年8月,法院作出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侯长栩有期徒刑十一年。于是,被铜臭浸染的文化人侯长栩不得不到他本不想去的地方。 

    早在侯长栩受贿情况逐渐明晰的时候,办案检察官发现三峡都市报社还有其他人员涉嫌受贿。于是,同纪委干部一道,迅即到报社召开中层以上干部和职工代表大会,讲清政策。会后,有3人到纪委投案,2人到检察机关自首。目前,在三峡都市报社窝案中,检察机关立案查处6人,已判刑4人,2人正在审查起诉中。

    4

    办案检察官的忠告

    拿权力换金钱,最终得到的将是冰凉的手铐

    侯长栩身为报社社长,为了不义之财而一步步沦为金钱的奴隶。而他在事实和证据面前竟百般抵赖,毫无悔改之意,以所谓“不缺吃,不缺穿,没必要受贿”的荒唐辩解,来否认自己的受贿事实,企图逃避法律的惩罚。对此,办案检察官一针见血地指出:“难道真像侯长栩辩称的那样不缺吃不缺穿,就不受贿吗?只要人们稍加思考,就不难发现那些在金钱面前栽倒的贪污受贿者,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哪一个又是衣食不保呢?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贪婪使他们丧失了理智,无视党纪国法!” 

    党的政策历来就是赏罚分明,你有多大的贡献,党和人民就会给你多大的荣誉和奖励;你有多深的罪孽,你就会受到多重的惩罚!如果侯长栩能够坚持在正确的人生道路上好好做官,坚持文化人的道德操守,也许他的一生都将是闪光的。然而遗憾的是,他不珍惜党和人民的信任和培养、不珍惜个人的荣誉,利令智昏,大胆玩弄手中的权力,不顾一切践踏法律,才使自己走上了被告人席,接受法律的审判。 

    谈到在三峡都市报社综合楼工程建设中,侯长栩、唐民龙等人相继因受贿罪而受到审判,办案检察官说:“我们在为他们的堕落感到惋惜的同时,也再次向社会发出警告:扭曲的信念,是驱使犯罪的恶魔,拿权力换金钱,最终得到的将是冰凉的手铐!”

    ◎相关链接

     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表示严肃处理“封口费”问题

    10月31日,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负责人就山西霍宝干河煤矿矿难事故中记者领取“封口费”事件发表声明,表示对发放“封口费”的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对领取“封口费”的新闻界害群之马应予严肃处理。 

    今年9月20日,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发生一起死亡矿工1人的责任事故。事故发生后,两天内共有23家“媒体”的28人以记者名义前往该矿,领取矿方以各种名义发放的“封口费”。经初步核查,领取“封口费”人员中,持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新闻记者证”的有2人。该负责人表示,新闻采编人员在采访活动中应遵纪守法、廉洁自律,恪守新闻职业道德,杜绝有偿新闻、“有偿不闻”行为。对这次事件中的违规违法新闻从业人员和其所在新闻单位责任人,应一查到底,严肃处理,绝不姑息。(据新华社北京10月31日电)

   涉嫌私分国有资产《大众电影》原社长受审

    因花去550余万元为员工购买商业保险,年过七旬的大众电影杂志社原社长蔡师勇和财务负责人贾文华被指控涉嫌私分国有资产罪,10月24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受审。 

    检察机关起诉称,被告人蔡师勇、贾文华在大众电影杂志社任职期间,于1997年至2000年期间,违法使用国有资产为该社人员购买商业保险,数额总计人民币554.7万余元。后被查获归案。检方认为,蔡师勇、贾文华身为国有事业单位主管人员,在任职期间违反国有资产管理法规,以单位名义将国有资产集体私分给个人,数额巨大,行为均触犯刑法,应当以私分国有资产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10月25日《新京报》)

   武汉理工大学原副校长李海婴敛财上千万元

    8月22日,武汉理工大学原副校长李海婴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在湖北省咸宁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法院以李海婴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一审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0年至2006年间,李海婴利用分管学校招生、基建等工作之便,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总额达1400余万元,2006年11月李海婴被逮捕。案发后,湖北省纪委追回其赃款1068万余元、3万美元,湖北省检察院追回其赃款430万元。 

    (据8月23日《楚天金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