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法网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 没有出票的“彩票”
· 偷梁换柱出新招 一袋水换40公斤铝
· 为报销动歪心思 被判刑得不偿失
· 非法猎捕野生动物 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 新年伊始,她在铁窗下忏悔
· 运河漂来182只“黑油桶”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检察日报检索
上一篇   下一篇 2020年02月2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彩票站老板利用“彩站宝”软件,“吃掉”彩民投注的小额彩票款,彩民难以察觉——
没有出票的“彩票”
俞如宇

  

  

  

  ①庭审现场

  

  

  

  ②③孙平经营的彩票站

  彩票站员工蔡香玉偷兑顾客中奖彩票,被老板孙平发现后,孙平以威胁报警为由向蔡香玉索要50万元赔偿。蔡香玉无力赔偿,索性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最后锒铛入狱的,反而是老板孙平。近日,经上海市青浦区检察院提起公诉,青浦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孙平犯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

  索赔不成反被检举

  2018年4月,蔡香玉来到孙平经营的彩票站打工,承担出票和兑票业务。因工作之便,蔡香玉自己也经常购买彩票。“我在店里工作了将近一年,工资基本都用在买彩票上了,前前后后大概投入了10万元,但却很少中奖”,蔡香玉说。

  蔡香玉很聪明,工作没多久便摸清了彩票站的套路。一般来说,彩票中奖后,彩民需要等待两个小时才能到店兑奖。方便起见,一些熟客直接通过一款名叫“彩站宝”的软件付款,彩票站这边根据订单,在彩票机上安排出票,然后,这些“过了明路”的实体彩票则交由蔡香玉的同事黄丽保管。

  若中奖,老板孙平会提前把奖金转给中奖者,到了兑奖时间,再由黄丽兑换该中奖者的实体彩票,并把钱打到老板孙平的账户里。这给了有盗窃前科的蔡香玉可乘之机。

  2018年11月起,蔡香玉开始偷偷窃取这些实体彩票。她借用兑奖等名义,接近保管中奖彩票的黄丽,找话题分散其注意力,用身体遮挡,偷偷在一沓彩票中抽出几张,藏在口袋中离开。

  等过两天,她再向黄丽谎称这是自己中奖的彩票,黄丽操作兑奖时,她再开始新一轮的偷窃。因蔡香玉本来就经常购买彩票,因此,黄丽对此浑水摸鱼之举从未察觉,老板孙平也没有对账的习惯。

  2019年4月,孙平通过店内监控,无意中发现了蔡香玉偷走中奖彩票的事,提出要蔡香玉归还30万元,否则报警。“我大概获利6万元,但老板说我至少拿走了几十万元,并且已经掌握了我偷拿彩票的证据,我害怕他报警,就答应了。”蔡香玉说,当天,她便通过支付宝、微信、信用卡、储蓄卡凑了十几万元给孙平。

  等到蔡香玉最后把30万元全部凑齐后,没想到孙平却狮子大开口,向她索要50万元。蔡香玉听了十分恼怒,主动投案自首,还检举了老板。

  非法软件成吸金工具

  2012年,老板孙平向青浦区体育局申请成为体育彩票代销点。经主管部门审批通过后,孙平按照标准对彩票站进行了装修,并收到了体育局派发的彩票机和代销证。此后,孙平便开始经营这家正规彩票站。

  彩票站的经营情况还不错,每年少则2000多万元的销售额,多则7000多万元。彩票站每卖出100元的彩票,孙平便能收到7元的佣金,如此算来,孙平每年获得的佣金也不下百万。

  并不是每家彩票站都有如此高的收益。2019年,孙平听说有人因为生意不好,把彩票站关了,便找到对方,以1万元的月租将那家彩票站租了下来。从此,孙平便在青浦经营着两家体育彩票站。

  在这两家彩票站内显眼处,贴着一张二维码。扫描二维码下载“彩站宝”软件,找到孙平注册的店铺,彩民额外支付0.4%的手续费给软件方,即可由孙平代为购买彩票。基于信任,许多熟客都下载了这款软件,投注和兑奖也十分便利和快捷。

  按照相关规定,未经主管部门允许,不得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福利彩票、体育彩票。那这些熟客所使用的“彩站宝”软件,真的是方便了彩票买卖双方吗?

  据了解,无论孙平是真的代为购买,还是私自截留了彩票钱,他都可以在软件上点击“出票”按钮,另一边,彩民的手机上就会显示“出票成功”。

  这款“彩站宝”有拍照功能,投注金额大的,彩票站就会在彩票机上出票,并把实体彩票拍照传给彩民;投注金额小的,就不拍照了,而被老板孙平私自截留的彩票钱,就来自于不拍照的这部分。

  “刚开始我还是正常出票的,后来单数越来越多,我就开始有取舍地选择是否真的出票。”孙平在提审中供述。

  虚拟出票难以察觉

  孙平截留的一般是投注金额在100元以内,或奖金不超过2000元的彩票。和那些在彩票机里“过了明路”的彩票不同,这些彩票并没有通过中国体育彩票系统实际出票。换句话说,这些彩票只存在于孙平和“彩站宝”软件共同编织给彩民的假象中。

  为了以假乱真,如果这些并没有实际购买过的彩票中奖了,孙平就自己掏钱通过“彩站宝”转账给对方,如果没有中奖,那彩票钱就留在孙平口袋里了。

  对大部分彩民而言,“输多赢少”是常态,因此,中奖彩民的奖金并不妨碍孙平赚得盆满钵满。据彩票站员工供述,每天被孙平截留的订单大概有1万元。

  对于软件的合法性,孙平表示:“刚开始的时候国家还没有明确规定不能使用这个软件,后来国家禁止后,我还是在继续使用这个软件,这个软件以前叫‘小店宝’,改名字估计也是怕被查到,我就是想靠这个赚点钱。”

  经统计,2019年2月20日至4月6日,孙平利用“彩站宝”销售彩票500余万元,实际出票440余万元。

  检察官指出,孙平在为彩民出票过程中将彩民投注的小额彩票款私自截留,后脱离中国体育彩票系统,私自根据彩民投注情况给予兑奖,应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检察官提醒,彩票市场对国家财政、社会公益事业起着重要作用,非法经营彩票的行为侵害了彩票购买者以及其他正规经营商户的合法权益,严重破坏彩票市场的正常秩序,也会引起他人争相效仿,对国家、社会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司法机关将对非法经营彩票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希望经营者引以为戒。

  (文中除被告人外均为化名)

上一篇   下一篇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