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学术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 重视复议机关做共同被告的价值功能
· 罪刑关系的反思与重构
· 惩罚性赔偿责任具有可保性
· “敢用、善用、规范”适用不起诉权
· 断案:恪守内心的公正和纯粹
· 【公告】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检察日报检索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05月08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断案:恪守内心的公正和纯粹
刘倚宁

  《法官因何错判》是一本短小精悍,却有着丰富的“法意识”内核及人文关怀的法学小品。作者为日本著名冤案问题专家——秋山贤三,书中主要记录了他40年法律职业生涯的工作样态、经验体悟,从法官和律师两种截然不同的立场出发,结合亲历案例,深刻剖析了日本当时司法体制存在的弊病;同时对改善和防范“法官错判”提出了制度和意识方面的学理建议,值得每一位法律人阅读和学习。本书首次出版是在日本,距今已有十七年。但书中对于刑事诉讼制度中的司法体制构造和人权保障等诸多反思,为我国当下司法体制改革提供了有益的借鉴和参考。

  书中介绍到,与欧美先进国家相对,日本犯罪发生率很低,但刑事犯罪的有罪率高达99.9%。在当时,这种高有罪率的背后存在着以下几方面因素的推动:第一,检方以获得有罪判决的结果为傲,往往选择在对犯罪嫌疑人提出起诉后,尽力使被告人宣判有罪;第二,部分媒体不管案件是否查明,只要“被起诉”,就对毫无前科的被告人进行猛烈的抨击,对其先下一个“舆论判决”;第三,辩护律师存在起诉前辩护活动不充分、公审中辩护活动软弱、能力不足等问题,也不利于在法庭上赢得胜利;第四,法官们在诸多压力,如“封闭式隔绝环境”、人事变动、官阶体制、舆论中伤之下,预判案件、脱离证据关系、自行进行补充推测,通常更倾向作出有罪判决。可以得出:冤案问题背后,俨然存在搜查等司法系统整体的构造问题,这与警方、检方等搜查机关以及法官、律师等国家机关与法律专家整体的问题紧密相关,绝非是一朝一夕可轻易解决。

  作者认为日本刑事司法最大的问题,就是其法官不能坦率地以“没有超过合理质疑程度的证明”为由便作出无罪判决。下面,笔者将从此问题入手,深入审视法官错判背后的刑事司法体系事实认定问题。

  审判上的事实认定,与自然科学领域的事实认定不同,是一个探求相对历史事实的工作。法官的工作就是在各类案件中,最终确定是否存在“超过合理质疑程度的证明”,在此基础上辨明被告人有罪或无罪。法官判其有罪,便视同于存在“超过合理质疑程度的证明”;判其无罪,便是没有“超过合理质疑程度的证明”。“罪疑唯轻”原则是本书中经常提到的一项原则,又称疑利被告人原则或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是指在刑事诉讼中,犯罪事实的存在与否在证据上存在合理怀疑的时候,法官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推定。这一原则是当时的日本司法审判中法官需要遵循的原则,同时也是法官在审判工作中容易忽略的审判原则。

  “罪疑唯轻”意味有罪的举证责任在检察官,对被告人不利的认定必须要有高度的证明度;只要检方不能提供“无法产生合理质疑的证明”,就必须无罪释放被告人。然而在现实中,法官很难明确判定被告人即真凶,而被告人可疑的状况却有证可依。如果法院、法官将与“无法产生合理质疑的证据”相关的认定水平、标准高度降至检察官要求的程度,那么,即便犯罪事实没有在“无法产生合理质疑程度”上被证明,法官也能畅通无阻地宣判被告人有罪。在被告也无法提供证明自己无罪的确凿证据之下,只要形式上的证据齐全,法官就偏向作出有罪判决;而这样的法官反而在刑事案件领域被视作“资深法官”,仕途坦荡无阻。

  法官在审判工作中不看重“罪疑唯轻”原则,甚至倾向于判处更多被告人有罪,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有很多,但最直接原因就是法官的“法意识”的弱化以及人文关怀的淡薄。社会上每个人职位不同,职责也有所不同,也意味着需要承载不同的使命。法官,是公平、正义的象征,立法者和社群的沟通桥梁,手持定人生死的法槌,肩负着“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神圣使命。做到以人为本,科学、公正、理性地进行裁判是一个合格法官基本的职业操守。法官应该始终保持审判的“中立性”“独立性”,恪守刑事法律中以“人权”保护为初衷的“无罪推定”“疑罪从无”“超过合理质疑程度的证明”等司法原则,以体现对“法意识”的恪守。思想上,法官做到坚持以良心做审判,将“法意识”内化成自身的审判精神,同时保持一种“朴素的百姓视角”及一颗畏惧错判的谦虚谨慎的心,严格遵循市民实际生活中的经验法则与伦理法则;行为上,法官应当杜绝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有预判行为,在亲自体验会见嫌疑犯、被告人,聆听每一个可能因错判而无辜含冤的声音之后再谨慎作出事实认定,同时认真思考辩词背后他们的实际生活,拥有一种洞察事态、独立而真挚的审判思考。为使法官做到以上方面,除了从法官的自身思想和行为上进行“法意识”强化及自我约束之外,笔者认为,从国家层面如果能从体制构建方面做出改变,给予法官一个更能轻松工作的体制环境,并再多给出一些充裕的时间和余地令其自由思考,法院大抵会比原先获得更加公正而充实的效益。

  “冤假错案”的发生,是对法律权威和司法公信力的重大挑战,会造成无法弥补的社会创伤。阅读本书能够体会,无论多么优秀的法官,在审判上如果没有不断地自我反省与警戒,都很有可能导致错判,产生冤案。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十七年前日本的司法审判问题同样值得当今中国司法体制改革者借鉴和思考。“超过合理质疑程度的证明”是审判活动中法官应该恪守的基本原则,理解这一原则背后深刻的“法意识”,秉持人道主义和悲悯情怀,才能在每一次审判时坚持内心的公正和纯粹,避免冤案发生。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

上一篇   下一篇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