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版:纵横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 “店小二”的新与旧
· 青铜饕餮 狞厉之美
· “大刑伺候”两难之选
· 一部独特的法治史
· “菜鸟”警官大事记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检察日报检索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年12月07日 上一期  下一期
■文化时评■
“店小二”的新与旧
张魁兴

  年终盘点季节,几乎每年都有惊喜。今年的惊喜是“店小二”竟然进入了《咬文嚼字》编辑部公布的2018年十大流行语!“店小二”对旧时代的老百姓都不陌生,在鲁迅的小说《孔乙己》中的那个小伙计就是“店小二”。“店小二”是普通老百姓的专属,有钱人的子女是不会去当“店小二”的,那么在21世纪的今天,“店小二”何以成为流行语、被赋予新的内涵?

  相传很久之前,有一个酒肆的服务员叫“王示”。当时写字都竖着写,“示”常常被误读为“二小”,于是人们就亲切地称他为“王二小”,传来传去人们就说成“小二”了。后来人们就把旅馆酒店中的服务人员称为“店小二”。其实,在过去那个时代,普通百姓的名字多是用行辈或者父母年龄合算一个数目作为称呼,比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就叫“重八”。

  表面看,“店小二”是中性词,其实,“店小二”是有阶级烙印的。富家子弟不会去当“店小二”,店老板不会被称之为“店小二”。实质上“店小二”含有对普通老百姓的蔑视。在宋、元的戏曲和话本小说中,“店小二”这一称 呼 ,还 有“ 二 哥 ”“ 小 二 ”“ 小 二哥”等多种详略不同的说法。新中国建立后,人民翻身做了主人,再称服务员为“店小二”就不妥当了,于是“服务员”就流行开来。“服务员”也是中性词,但体现了对普通劳动人民的尊重,“店小二”从此成了历史。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店小二”这个词又流行起来,只是现在的“店小二”与之前的“店小二”意义绝对不同。

  上海、浙江等政府部门曾提倡,政府部门、领导干部要当好服务基层的“店小二”,“店小二”便逐渐演化出新义。我推敲,其实“店小二”和今天的“公仆”意义相同,传递的是正能量。众所周知,为人民服务是非常高大上的。不过,就像少数“公仆”不愿意为人民服务一样,一些官员自称“店小二”更像是一种反讽,因为这些“店小二”到基层去不是服务人民的,而是去享受不是“店小二”实际上就是“店小二”的劳动人民服务的。

  进入今年年度十大流行语的还有“巨婴”“杠精”,“巨婴”“杠精”不是“正面词语”。它们之所以进入“年度十大”,完全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是期望这些“负面流行语”背后所代表的现象能够尽快消失。我们知道,年度流行语是在一年时间内使用频率很高的热词,其背后对应着的往往是某种社会现象与社会心态,是社会世相的一面镜子,是通过流行语这一切入口对即将过去的一年进行一次“全景式解读”。

  进入年度十大流行语的词语都有充足的理由,就像此“店小二”绝非彼“店小二”,但这个“店小二”终究让人想起那个“店小二”。“店小二”进入“年度十大”折射了历史的变迁,也折射了大众文化希望领导干部精准定位的期望。

上一篇   下一篇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