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版:正气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 6万线索挖出269万受贿大案
· “他就是主犯”
· 女扮男装的嫌疑人
· 让罚金早入国库
· 【公告】
 
正义网 | 返回检察日报首页 | 检察日报检索
上一篇   下一篇 2017年08月03日 上一期  下一期
辩护人提出“主犯另有其人”,公诉人从容应对,用证据锁定被告人——
“他就是主犯”
何丹

  

  

  

  吴冠勋(左)与同事在法庭上。

  2017年3月6日,被告人何淙等11人非法经营案在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法院开庭审理,天心区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吴冠勋作为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起诉书认定:2015年7月以来,被告人何淙租赁民房,私自架设私彩平台服务器,建立网站“易众网”,在未取得彩票销售资格的情况下,利用地下彩设置赔率,采用网络方式收受投注,在互联网上非法经营彩票,牟取非法利益。被告人何淙先后招聘多名人员作为业务员,在QQ群内宣传赔率高于国家福利彩票、充值有优惠等方式招揽客户进入该网站注册转账投注,发展和扩大业务。其间,该团伙后台记录接受客户购买彩票投注充值总金额为1912.97万元,非法获利349万余元。

  法庭调查一开始,被告人何淙就对是否明知自己的行为违法提出了异议。

  “平台服务器我是从别人手上买来的,选用的是重庆时时彩、江西时时彩等国家正规彩票开奖号码作为中奖依据。我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

  “你取得了彩票销售资格吗?”吴冠勋问。

  “没有。但我并不知道发行彩票要有销售资格。”

  吴冠勋话锋一转:“那你对起诉书指控的投注金额和获利金额是否有异议?”

  “没有。”

  “这么短的时间能收到这么多投注额,你们的业务很成功啊。”

  “那是,我们赔率高啊。”说起自己的“业务”,何淙的口气中透着得意。

  “你们的赔率是多少呢?”

  “1赔900,比国家定的赔率要高将近一倍呢,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到我们这里买彩票。”

  “赔率不一样,你们的服务器跟国家彩票系统对接的时候应该很难处理吧?”

  “不用跟国家彩票系统对接,我们的服务器是独立的。”

  “你们使用的系统与国家正规彩票系统不对接,而且设置比国家正规彩票高将近一倍的赔率,以此来招揽客人。种种行为表明,你知道你们发行的彩票跟国家正规彩票是不一样的。你还要坚持说你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吗?”

  何淙低下头。

  进入法庭辩论阶段,何淙的辩护人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何淙的平台服务器是从他人处购买的,服务器内的所有内容都是创建服务器的人设置的。我认为,设置服务器的人才是真正的主犯,何淙只是从犯。”

  面对辩护人的观点,吴冠勋从容应对:“现有证据可以证实,何淙在本案中不仅实施了购买并向同案犯提供犯罪工具,发行彩票的平台服务器、经营场所和经营设备等行为,而且还招聘多名业务员招揽客户非法发行彩票,为业务员非法发行彩票制定规则、发放工资,并最终得到绝大部分非法收益。种种行为均能证实,何淙在共同犯罪中是起组织、领导作用的人,系共同犯罪中的主犯。”

  “审判长,被告人何淙等11人违反国家规定,利用地下彩设置赔率,采用网络形式收受投注,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25条第四项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请法庭对11名被告人作出判决。”吴冠勋语气铿锵。

  2017年6月22日,天心区法院认定被告人何淙犯非法经营罪罪名成立,且在共同犯罪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系共同犯罪中的主犯,依法判处被告人何淙有期徒刑八年,并判处罚金150万元;对其他10名被告人,也作出了相应判决。

  公诉人简介

  吴冠勋,1970年8月生,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员额检察官,分管公诉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1998-2008,all rights reserved